政务邮箱 @XINYU.GOV.CN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首页 | 政协动态 | 知情明政 | 议政建言 | 专委会工作 | 统战工作 | 委员风采 | 理论园地 | 政协资料 | 文史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文史天地--文化研究
     
新余罗坊“兴国调查”会议旧址 及毛泽东旧居新探
日期: 2013-10-15 来源: 新余市政协 作者: 聂朋(作者单位:市政协文史委) 【字体:
     1930年10月下旬到11月上旬,毛泽东率领红一方面军进驻新余罗坊,召开了罗坊会议、“兴国调查”会议,架设了我军历史上首座工兵桥,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留下了11处革命遗迹。其中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陈家闹罗坊会议旧址和毛泽东旧居以及“兴国调查”会议旧址。三、四十年之后,当认定这些遗迹时,却因时事变幻,使得认定不够准确,甚至错误。为此,笔者就“兴国调查”会议旧址和毛泽东旧居作了一些新的探讨。
     一、“兴国调查”会旧址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寻觅旧址时,认定它是位于罗坊街东一公里袁河东岸的彭家洲上村,属彭家洲大队管辖,故称彭家洲“兴国调查”会旧址。
     1、“兴国调查”会旧址的大概位置
     关于旧址的大概位置,大家都认为是彭家洲上道路东面最北端的一栋坐东向西、面阔六间的二层楼排房。在认定过程中,先找了当年在这栋排房开油榨坊的彭桂行进行调查,而后又找了当年油榨坊的雇工彭根秀、在油榨坊给孩子喂奶的李国英、原木行店媳妇刘素英等人,一起在罗坊公社招待所开了座谈会,详细回忆了旧址的情况。根据《访问彭桂行对“兴国调查”会旧址情况记录》和《彭根秀等老同志谈“兴国调查”会旧址情况座谈记录》记载,这栋排房从北面数起第一、二间是彭益春的木行店,第三间是撑船的彭瑞生的老婆子住的 ,第四、五、六间是彭桂行的油榨房。
     2、“兴国调查”会旧址的准确位置
     关于它的准确位置,现在的观点是沿袭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认定,以为是在彭家洲上那栋排房的北起第二间。但是笔者认为根据“兴国调查”会议当事人特别是曾经驻扎在彭家洲上的温奉章及其他人的回忆,它应在排房的北起第一间而不是第二间。
     温奉章曾说:“‘兴国调查’会议,是在彭家洲一排店里。(原是彭树昌开木行的)店是坐东向西的,房子内阳光充足,空气好。这排房共有六间,会议是在第一间店里。”此外,温奉章还在另一次接受采访中说:“开兴国调查会的地方,就是我们住的这排房的后面侧身一排店里,靠北面最边上的那间。当时,这间店外面日夜有岗哨,店门口插一面红旗,还有电话线牵到里面去。毛主席找我们在这里开了一个星期的调查会。晚上有时开得深更半夜。”
     当时那栋排房的住户、雇工和附近老乡在回忆中都间接地证明了温奉章的看法。例如彭根秀等人说“‘兴国调查’会旧址这一排房子共有六间,房屋坐东朝西,从左至右算起……第六间是彭益春做生意的地方……楼下前半进靠右角边是灶,……第六间和第五间房子之间的棚仔下在1930年红军驻扎的时间,有一个红军站岗……有一面红旗插在岗哨的前边。”回忆中提到南起第六间店房“楼下前半进靠右角边是灶”。而此栋排房中只有这间房有灶,出于生活起居、烧茶喝水的需要,在这间房中开调查会无疑是最合适的。
     温奉章既是调查会当事人,又一直驻宿于会所前面店房中,他又对彭家洲上村的环境很熟悉,况且曾被请去作实地调查,他的回忆无疑是最可靠的。他不止一次谈到会址就在排房的北起第一间而非第二间。因此结合其他回忆中的间接证据,我们应该重新核定“兴国调查”会址北起第一间为“兴国调查”会址的地位。
     二、毛泽东旧居
     二、三十年前,在罗坊查寻毛泽东旧居时,认为是在陈家闹一家店铺厅堂的左面。对此,笔者表示怀疑。然而,当年在确认旧居时,与毛泽东相处七、八天的温奉章的回忆被忽略了。温奉章他非常肯定而又详细地说明了旧居不在陈家闹而在彭家洲上村,并认定它就在“兴国调查”会堂的楼上。
     温奉章认为:“毛主席在1930年召开《兴国调查》会议时,我记得是住在开会的同一间的楼上,楼下放有一张扶梯(扶梯很简单,没有扶手),上了扶梯就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住的地方。我记得,他老人家在楼上接见我们(八人),一次,当传令兵领着我们上楼,我们一上扶梯就看到……毛主席坐在床上,手中拿着一张《红色中华报》观看……楼上的摆设是:〈1〉楼上的直墙边有一个二尺多阔的圆窗户,窗户看得外面的景区很远,可看到大路、树林、袁河等远景。……毛主席的床铺就设在这里。〈2〉床是用木板、木凳架的,靠着墙,床上垫了一床红毛毯,床上还放了一床红毛毯。〈3〉床的对面放有一张木桌,高三尺,阔二尺左右。桌上放有一架铁壳制的电话机,电话线是从楼下门口安装上来的。〈4〉床的侧对面放了四个铁皮文件箱,箱高七寸,阔一尺,长一尺七、八寸左右。四个文件箱是平列放着。〈5〉楼上还放了一张抽屉木桌,桌上放了报纸、书籍等。”随后他又重复强调说:“毛主席住在我们开会屋子里的楼上,毛主席找我到楼上谈了几次话,调查了一些情况。毛主席住的楼上靠墙边有个石头做的圆窗户。”笔者认为该回忆是罗坊纪念馆所有回忆材料中最详细的一份,这说明回忆人对所忆之事印象很深,某些方面甚至到了刻骨铭心的地步!因此,它是红军在罗坊回忆材料中最具说服力的一份。它谈了电话机、文件箱、报纸、窗户等重要证据。据史料记载,红军一到罗坊,交通队就架了电话线,重要机关和领导住处都装了电话;而毛泽东喜欢读书、看报、看文件,并曾从搜集来的国民党报纸中分析出了敌人的进攻态势;还有住处的窗户,既可以眺望远景,也利于室内通风采光。此外,温奉章还说会所的门口,有红一军团的红军,还有两个站岗战士。由此可见,旧居可能与一军团驻地在一块。毛泽东在罗坊住了半个多月,其住处不可能没有电话、文件箱,而报纸是他搜集情况的重要媒介,也不可能不带在身边。与之相反的是陈家闹那个所谓的旧居,就没有电话机、文件箱和报纸,也没有眺望的窗户。也许有人会说毛泽东可能既在陈家闹,又在彭家洲上村住过。笔者认为可能性不大。因为根据温奉章的回忆及有关资料证明:在开调查会前,毛泽东先于农历九月初五日(10月26日)在彭家洲上村那栋排房的北起第一间楼上接见他们,初八至十四日(29日至11月4日)召开“兴国调查”会议。毛泽东在罗坊的绝大多数时间,至少在10月26日以后都是住在彭家洲上。
  据毛泽东警卫兵陈昌奉回忆:“主席在前委,前委离司令部约有五、六华里。”当时司令部驻在罗坊院前村,而院前距陈家闹只有一、二里,彭家洲上村离院前恰好有五、六里,这说明旧居是在彭家洲上。陈昌奉还说:“主席住的地方,一般有两个特点:一是不睡在老百姓的床铺,怕麻烦百姓……二是住的屋里,光线比较好。”又说:“毛主席生活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晚上办公到天亮,一个是住的地方比较安静。”还说:“毛主席吃过晚饭后,经常到野外散步,到河滩上走走。”而彭家洲上那栋排房的北起第一间光线好,又非一般老百姓的屋子,它“是彭益春木行做生意的地方,前后进都有楼,楼板是半新的。楼梯放在前半进靠侧面边。不是‘步楼’,楼下前半进靠右角边是灶,还有中扇,楼上的石窗子和以前一样,是木行看排的。因为当时木行里经常有‘水客’在楼上住。”楼上的床不是老百姓的床铺,而是提供给“水客”居住的,楼下有灶可煮饭烧菜,这里位置高,光线好,视野开阔,凭窗远瞰,可供“水客”观察、看守袁河边的木排、竹排。而陈家闹那间是四面无窗的房子,陈家闹也就是一个当街的闹市。彭家洲上虽也“有两、三排店”,却在罗坊街的河对岸,距之不远,又比较安静。毛泽东饭后从彭家洲上沿袁河散步,眺望四野,象孟子一样“养吾浩然之气”,这比较符合毛泽东的诗人气质。陈家闹既不安静,附近只有小河小湾,视野狭窄,显然没有彭家洲上的环境优雅。
     当年的住户和老乡也证明了温奉章的回忆是准确的。如彭桂行说:那栋排房“六间房子两边头上是二根直墙……靠木行店的直墙是下面筑了两板三合土,接着用砖砌的斗砖墙到屋顶,在楼上的墙中间有一个麻石打的圆窗子。”所谓直墙是房子两侧的山墙,木行店在排房的北起第一、二间,其第一间即靠着北面的山墙,这与温奉章所说的旧居直墙上有圆窗子的情况完全吻合。还有彭根秀等人曾说:排房南起“第六间和第五间房子之间的棚仔下在1930年红军驻扎的时间,有一个红军站岗……有一面红旗插在岗哨的前边。当时的油榨工人(彭根秀)在1930年红军来罗坊时看见有红军在门口站岗。”有岗哨同时插有红旗,说明是红军首脑和重要机构驻居之地,由此可见,毛泽东就住在这里。
     综合以上回忆和毛泽东的生活习惯及诗人气质分析,笔者认为毛泽东旧居应在彭家洲上村而不是位于陈家闹。
                                                                      
  责任编辑: [政协调研信息科]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 使用帮助 | 截至今日共有220784人访问本站
Copyright 2004-2012 WWW.XYZX.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0005181号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西省新余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